header photo

导读277

苏小玲:闲扯一下小平同志

September 10, 2017
2017-09-10 苏小玲 影响力评荐

今天微信圈里许多文章又提到了近年名声很响的“周小平同志”。人们曾以不同的角度来评论这位周姓青年的社会作为。我觉得知名社会学家、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李银河女士的结论最为准确,她写了一篇文章,标题就叫《周小平是个无知青年》。起码,他首先就像一个精神上有残疾的青年,属于精神性无知,然后才导致了异常明显的趋利性的有知。这也是当下一种人的生存特征。

 

 

之前,周小平是个奇葩人物早有听说,并在若干次事关中国文艺的重要聚会场面,发现了他的青春飞扬的形象。客观论,自然的五官倒是蛮清秀的,几分涉世未深的稚气脸蛋看不出来这里头会有多少复杂的成分堆积。我也读过一篇他写的《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》,那种理直气壮,的确有着满满的所谓“正能量”。不过,这种明显的宣言似的东西读后当然还是一头雾水,感觉这个严重缺乏人生苦难与社会悲剧感的小伙子在信口开河。就像一个思想极端、举止轻浮的人,在表态着他要开始肩负历史的重任!

 

我偶尔想起或听人议论起周小平同志,差不多都是因说到他特别像一个热诚的爱国主义者或“爱政府主义者”,而“政治正确”的癖好尤其明显。比如人们对雾霾的批评,他就会另辟蹊径,写出一篇长文《环保奇冤》来,为政府的某种不作为辩护。他说雾霾是雾,印度的新德里更多。不知他从哪里获得的证据,还说“实际上就空气质量问题而言,今天的中国肯定比八十年代要好太多太多。”他有意回避最近这几十年高速发展,对土地和坏境所带来的高污染和高破坏。当然,小平同志的言论非常多。其也多为意识形态化的名堂,而攻击的主要对象是公共知识分子。

 

实际上感觉正是他在辜负这个需要放眼真实、尊重常识、呼唤良知的时代。原以为他是因思想上的极端幼稚、乱草狂写某种涉及高层次的“歌德”文字而成名的。但是,几番表现下来,特别是其社会地位因此逐步上升,成了模糊不清的"官方人物",才明白这年轻人其实并不单纯!知道如何投机钻营,并且学会怎样地名利双收。他几乎是“成功”了。于是,那么多年轻人崇拜他,并且还有那么多意识成熟秉性清高的学者,忍不住也时不时要提到这个令人恶心的“进步青年”,并因此希望人们不要跟随怪诞思维,陷入良莠不辨。

 

但是这种忠告好像无济于事。反倒使其声名更加"卓著"起来!据说周小平拥有的粉丝众多,并且其大量的文章阅读量还带来不匪的打赏收入。这后生实在是在利用了某种现实的需要在顺水推舟,也如此这般地将自己的某种特别的怪味使劲放大,然后吸引一群群像嗡嗡的盲蝇似的围观者。

 

我也浏览过他的文章,基本是以"爱国"之类为主题的深情表达。在《美国对华文化冷战的九大绝招》一文中,周小平发挥了他作为网络写手极好的记忆力和想象力,将所谓美国对华的"九大文化战略"描写得绘声绘色,感觉一场弥漫着硝烟的文化战争正在中美间展开。而且,他把中国公共知识分子对社会不正常现象所提出的善意批评,也归类于西方决战中国的一个部分。

 

他将不同意识形态的正、反两面的表达归类排列在一起,看似很有逻辑条理,其实就是一篇自我意淫的胡乱图解。因为,完全离开事物原有的属性和真相。总之,显而易见,周小平同志是在找到了一条已通往成功的捷径上越战越勇,而且还尝到了十足地甜头!尽管面对诸多的批评,自然也还是一如既往地不愿回头。某时,他竟然还能被委任为团长,率领青年代表团去首尔访问。这是一个挺神奇的现象。我看到这个消息时,有点怀疑自己是否看错姓名了?

 

实现了从准文人到准政客的跨越,这个人物的轮廓就基本清晰了。一个时代出现某些个搞怪的奇葩人物并非不正常。问题在于居然能被官方所认可,并成为某种标杆人物而放大存在,那就是一个社会和其时代的问题了!只凭一个人的自身能量,不足以成长出一种如此决绝的耀眼奇葩。是谁从根底上培育或弄残了像周同志这样类型人的思维,然后又以他们的思维来祸害无法再深入思想的更多人,并使脑残在中国大地上四处开花?

 

这两天,因为电影《敦刻尔克》,周小平的媳妇为了表明和先生一样地爱国便张冠李戴,把发生战争的欧洲敦刻尔克"搬"到了风马牛不相及的亚洲缅甸,为此引来舆论的吐槽和纠正。地点错误倒不是太大的问题,读者应该可以谅解。问题是,她的《抵制电影〈敦刻尔克〉,是一个民族的自觉和自重》,为了摆出一个拳拳爱国心的感人姿态,竟然无中生有,对人家批评满满,的确太不着调。错就错了,纠正一下也就罢了,可周小平同志偏不,为了给媳妇鼓气,并想着消除尴尬影响,他又亲自出马,抛出了《敦刻尔克和远征军的故事是我讲给媳妇听的,有什么不爽冲我来!》一文,跟人家进行PK。

 

实际效果是适得其反。此文整出的不过是一出混乱不堪的双簧把戏,除了证明俩口子的爱情尚有能量,没有其他任何的说服力。看看那些不同媒体的反应,可够小平同志喝上几壶了。最有揭穿性的是王五四先生的批评:“咱能不能别总打着爱民族爱国家的幌子胡说八道挣傻逼粉丝的钱,他们傻逼已经很惨了,你还要挣他们的钱,你还是人吗?而且你们以及你们的傻粉们,爱国爱得这么脏,真的爱国者都不好意思了,这才是对这个国家的伤害,一个民族的自觉和自重,不是抵制敦刻尔克,而是旗帜鲜明地抵制这样的人和他们漫山遍野的粉丝。”

 

以上如此的批评已经够诚恳明白了,但或许我们的周同志未必会领情。这不,连人民大学的张鸣教授也忍不住要这么评论几句:“别说把敦刻尔克搬到缅甸,就是说一加一等于三,那牛逼的夫妻俩也照样十万加的阅读,几千人的打赏,一个愚不可及的国度,专门创造人间奇迹。”听清楚了吧?年轻的周小平同志不可能到此为止,显然还会创造更多的"人间奇迹",因为他遇上了一个对少数人而言可能是最好的时代,也是一个最不会辜负他自己的时代。

 

今天,因为敦刻尔克话题,重新引发了对周小平的关注,我也只是加入闲扯几句,原本对其没有太兴趣,也是属于长时间的一种"忍不住"。这个小平同志,老是喜欢以腻味的方式吸人眼球。几年了,就是不想在精神上改善点什么。一个人不想依靠常识,常理生存,竟琢磨着一些歪心思、坏心眼,也不知他对未来漫长的人生究竟是怎么设计的?

 

2017.9.10

Go Back

Comment